追蹤
不快樂又怎樣
關於部落格
純粹私人感想記事,亂聊一通
  • 26985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我和攝影


我後來有一段時間因為工作而常出國,當時經常到處跑,總是常常把行李箱準備著,不過一直到我去印度以後才算對攝影真的開始有熱中。
此外那個時候流行很粗糙的攝影風格,用傻瓜而不用單眼,故意拍得很笨拙粗劣,但其實還是很有學問的,別有一番味道,我非常喜歡,當時超興奮有這種風潮,覺得太酷了。
後來數位相機問世,且很快就普及,我剛開始很難適應,因為數位相機的快門會延遲,對我而言簡直是不可理喻,請問會延遲的快門要叫人怎麼抓瞬間的東西啊?他媽的誰受得了。

然而,後來明白到數位必然會取代傳統攝影的關鍵是,沖印。
有一次跟攝影師朋友聊,他說這年頭已經沒什麼人學暗房技術了。而我自己的經驗,你要拿給別人沖洗,等於受制於人。
好的沖印店有他自己的專業,他會用他的經驗和眼光去調整沖印的「最佳效果」,問題是,那未必是我原先設定的效果。

我記得曾經我出國都隨身帶三台相機,不過後來就只帶一台數位相機了。

跟別人提到喜歡攝影,有些人就會反應「喔某某女作家也喜歡攝影」他媽的這種話一聽就整個low掉的讓人很想扁人!
這不是我心裡有鬼,而是世人在提「女作家」的時候確實充滿了一種帶著讓人很不舒服的曖昧的輕視感。
有一次某男廣播主持人問我,「你和XXX,XXX有是不是很熟啊」我說「不熟,我為何要跟她熟?」他媽的你幹嘛不和你家樓下便當店的兒子熟?對方就說「唉呀我以為你們女作家都要常常往來的嘛」無聊!

不過真正讓我點燃攝影的高度興致,是玩自拍。
曾經我在部落格貼了一些雜誌幫我拍的照片,朋友看了卻說「不好看」(喂喂你也太不會說話了吧聽了真令人不爽快!)
朋友接著說「你為什麼不自己拍自己呢?你最清楚自己怎麼樣好看」我真不曉得是不是出於一種賭氣之心,後來我在草山行館駐村,在那裡從事的創作既不是寫作也不是畫畫,而是攝影,包括兩個系列的自拍照。
 
後來幫朋友們拍(裸露)照以後更覺得還是拍自己方便太多了,時間上與任何要求上,都是完完全全的配合啊!!!溝通更是百分百!
說老實話我要找一個職業等級的,容貌身材都ok,對自己的臉自己的身體自己的肢體語言非常熟悉,並且有自信能做到我要的感覺的模特兒,唯一一個免費的就是我自己啊!
為了實驗各種燈光的效果,光圈快門焦聚等等的變化運用,我拍了很多很多自己的照片。
我自己對自己能拍出來的照片感到很驕傲。然而,這種事情在他人眼裡,大概又變成「美女作家愛自拍」這種很低俗的話題。

僅管我認為弩力想去向他人證明自己某件事做得很傑出,是極為可悲和愚蠢的心理,然而人活在世上,誰不是如此?誰不是潛意識說話做事都在謀求他人的認同,理解,肯定與尊敬?
我早年在國外拍的一些照片,得到不少職業攝影師的肯定,讓我很開心,我的確很想證明我的拍照不輸職業攝影師。
就是因為如此,我去看了蜷川實花的攝影作品,我希望像實花一樣被肯定,我不想當一個自爽的攝影愛好者。也就是因為這樣,原本只衷情拍人物的我,也開始拍靜物。
首先真的就是花朵。唉,聽起來是東施效顰,然而,花朵確實是琢磨攝影最好的拍攝對象。
當我跟朋友說要去她打工的花店拍照時,她有點驚訝我幹嘛要拍花。花朵是一個微型世界,它小,容易安排,而它雖小,卻充滿顏色。拍花朵,幾乎所有攝影必須掌握的元素都會應用到了。

談拍照的事會很多很長,就先講到這,我累啦!以後再說。
總之,最近興起要當寫真攝影師的念頭,因為我本身很愛看日本女星寫真集,而且我覺得能當一個寫真攝影師應該是非常快樂的事。如果能拍有情色感的照片就更棒啦!我覺得那真是最讓人愉快的藝術。
我現在處心積慮向荒木老頭看齊。(這麼說來這行當可以做到很老,我現在根本不必急嘛)

我並不真的想當職業攝影師,攝影這件事一定要自由才行,就像寫作一樣,不可以受制於人,不能服務客戶。
我認識很多廣告攝影師,雜誌攝影師,我很佩服他們能配合客戶做出對方想要的東西來,也肯定他們的能力和拍出來的作品,但我並不想當那樣的攝影師。
不過我還是想當一個寫真攝影師,我希望會找我拍的人是可以信任我以及認同我的風格我的想法我的美學的人。

有一些作品放在此http://www.flickr.com/photos/yingshu_chan/
因為沒有攝影棚,都在我家客廳勉強清出一小塊空地拍。也沒有棚燈,連外接閃光燈都沒有,極其陽春,難免簡陋。
出外拍時朋友都開玩笑說來幫忙拿反光板,哪有什麼反光板啊!我也不使用測光,全憑感覺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